对于房地产,继续关注房地产市场的发展,继续对房地产开发贷款、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实行更加审慎的贷款标准。要区别对待,实施差异化的房地产信贷政策,对于那些解决住房困难和改善住房条件的,而且自身有财务支付能力的,要继续给予相应贷款支持;而对于那些用来投资的,甚至是用来投机和炒卖的,要实行更严格的贷款标准,有的可能要提高首付比例,有的要调整利率的风险定价,有的甚至不能给予贷款支持。

经过调研和对部分艺考生的访谈,笔者发现,与人们理解的将艺考作为文化成绩较差学生被动选择的“捷径”不同,艺考已经越来越精准对接某些特定优势家庭和考生。事实上,艺考处于教育和市场的交叉地带,既要看重培养学生的专业素养,更重要的是考生家庭的经济、文化以及社会政治资本。更进一步,艺考整体升温背后是个体如何在现代化的文凭社会中再次参与利益分配,这是最大的动力。浪漫主义色彩之下的艺考制度越来越顺从市场与关系中的灰色逻辑,这需要我们从社会结构分化与教育制度变迁的角度对其回归理性的认识。